在头条上看到一则加拿大生活的帖子,写的挺好的!

温哥华港湾(BCbay.com)专栏作者星河:

清晨梦醒回想着梦中的美景,才发现现实中它们到底存在何处呢?究竟有没有方法去追寻?也似乎是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人到中年,揽镜自照,那皱纹那斑点是何年何月肆无忌惮爬上来,赶也赶不走的?人是如何一步步一日日一年年走到如今这个光景?不时自问小时候梦想做的事又做成了几件?

还有时间做么,于是被现实的残酷吓得一激灵。从最初身怀六甲来到美丽又陌生的温哥华,到如今抱儿牵女四处奔忙,是怎么做到的?如何发生的?有时候希望人生像拍电视剧,字幕上打出一行冷冰冰的字眼,数年后她已为人妻为人母,然后转换画面。然而人生虽然如戏,却又不能像戏剧那样时间高凝缩地演,特别是演员系自己,没有台词没有剧本,一切靠自己发挥。

当在一些美好的瞬间,常常想让时间停住,就这样幸福下去,但人生不到头电视剧就不会结束,一直演一直演下去,好的坏的悲的喜的一幕幕接踵而来。忙忙碌碌里琐琐碎碎中把自己的梦想搁置一边,但是她们没有被忘却,仍然存在,并时不时跳出来折磨下麻木的神经。曾经的梦想有一件是当记者,无冕之王,义无反顾披荆斩棘挖掘真相报道真相。

但现实的真相是羞于提起,一个在温哥华开起车来象无头苍蝇一样的人,这种梦想实在高大上。骨子里的安于现状,怯于冒险的低调,只能让梦想越来越远。思前想后得认为年龄已大、拖儿带女,已无体力精力智力再实现这个梦想,还是不要改变更为妥当。还有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是移民到加拿大,无本地学历与工作经验,想融入主流媒体虽说也有可能,但几率较小,这也是许多华人移民遇到的问题,专业工作难找,如果专业是梦想之一的话,只好弃了梦想另寻谋生之道。比如一个人的梦想是治病救人,移民到此,为满足可以在本地当医生的前提条件,需要重新经过一年又一年的学习,考各种证书,他或她的年龄或经济基础允许自己追逐梦想么?

生活与活着,就是梦想与现实的代名词,不过剧情的发展有无奈也有喜悦。有学医的当上驾驶教练的,可贵的是居然干一行敬业一行,凭借认真吃苦精神灵活应变头脑,赢得众多学员称赞;

也有国内著名医科大学毕业,在温哥华改行学中医进中医诊所工作的,虽然所做基本上非所学,但医学领域总有相通之处,又可在海外发扬中华传统医学,又怎不能说是实现半个梦想。

对于我来说,梦想不只一桩,还有许多,一件梦实现不了再看看其它的。小时候很喜欢画面,书本上、课桌上都留下自己的涂鸦,还斗胆临摹明星照片与大师作品,毫无技法空有热情,临摹结果自然是比例失调滑稽可笑。

由于没有机会学画,目前的绘画技巧仍如儿时,可贵的是画风保持不变,让从小看惯我画作的老爸一眼认出是我画的。这辈子在绘画上面我还能有长进么?难得的是女儿喜欢画画,报的各种课外班这是她最喜欢的,与我不同的是,在温哥华长大的孩子头脑充满奇思怪想,又读了太多图书馆借来的漫画书,导致她的自发作品以卡通漫画为主,形象基本上是小怪兽模样,情节多为搞笑类型。此外,不到3岁的儿子也从小对颜色极为敏感。

难道这意味着我要把梦想寄托到他们身上了么,自己实现不了的让孩子实现?这其实是许多华人父母常犯的一个错误,每个人的人生目标都不一样,即使是最亲的骨肉,也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方。

所以一切顺其自然,这个画画梦对我而言破灭大半,剩下的残梦是可以自由自在、轻松悠闲赏画。另一个梦想是有些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,做售货员,源于小时候玩的买东西卖东西过家家游戏。儿时与姐妹或小伙伴喜欢搞点纸做的钱,在桌子上床上摆满小商品开卖,那种收钱数钱,给“顾客”东西的快乐,深深刻在心里。

初中年代课间休息时学校小卖部有人卖面包,刚开始卖那次一堆学生涌到小卖部柜台,手拿着钱要买这买那,卖东西的人忙得一踏糊涂。我一冲动就挤进柜台,帮着一起卖上面包了,收钱找钱给人面包,忙活得挺高兴。看到我突然卖上面包,认识的同学自然惊㤞,卖东西者因为被忙晕也乐意接受我帮忙,结束后还奖励我两个面包作为回报。

然而游戏就是游戏,我喜欢的是买卖过程中带来的欢乐,而非劳累与劳心。在温哥华,许多新移民工作不好找,就加入就业门槛较低的商场或超市,加拿大商业本身就不景气,若在商场卖家俱电器衣服等,为了销售业绩必然要放下身段陪笑脸,套近乎拉关系,这还是刨除流利英语口语不说,能做到这些的才算是入行。超市也许是更辛苦,常常看到许多柜台收银者一脸疲惫,有次在华人超市购物,一名收银员身体不适、有些头晕,我问要不要跟你们头讲下,她说站久了累了,很快下班没事,搞得我很是感慨心酸,断了售货员这念头吧。(不过,要是开个自家小店倒是可以尝试,只是空想,因为加拿大商业太不景气,卖个什么也不会有人疯抢。)

超市工作辛苦是辛苦,但也看到一些人的乐观态度,一名华裔女员工一边推着蔬菜 车往货架上摆菜,一边与遇到的朋友聊天,说起女儿考过钢琴五级,还计划再接着让她考几级,言语中充满对女儿的喜爱与骄傲之情。在超市工作也许基本上肯定不是她的梦想,然而为了后代更好的生活,更容易实现他们的梦想,这位普通女员工是准备把此工作当作梦想之一,或者是不再提起梦想了。再说回我的梦想,还有一个梦想是大家都会做的梦,就是世界很大,我想去看看。

也许这是目前陷入享乐主义保守主义思潮的我,还有胆量提及的唯一梦想了。不是奢华之旅,也不是浮躁之地,其实现在真正想去的地方不多,因为明白世界虽然很大,但让自己心醉心静的地方不多。所以不必卖房子卖车,倾自己所有去搞纯粹旅行,或挑战极限的冒险旅程,既然都已经是人到中年,拖家带口,安全悠闲地游玩一下就其乐融融了。

对于许多父母而言,孩子们想玩的地方就是自己想玩的,孩子们没去的地方就是自己想去的。

最后说下移民的加拿大梦,每个离开故乡移民到此的人,肯定都怀揣着一个梦想,像加拿大人一样生活么?那加拿大本地人的梦想是什么?有人说“加拿大人的梦想是能有一辆房车,再能有一条游艇,夏季能有几周的假期,带着家人,开着房车,拉着游艇去某个湖边扎营露宿。”

不知道这种梦想是否是真的,反正笔者看到许多本地人有房车,不管是否豪华,有游船,不管是新还是旧,旅游景区的露营地也多如牛毛。这种梦想是移民的梦想吗?对于有的人是,有的人不是,无论怎样,如果怀揣升官发财这种梦想来加拿大,多半要美梦破碎。

对于我,加拿大梦是在异乡体验不同的生活,多了份安静,少了份浮躁,多了份陌生,少了份乡音,消耗了青春的尾巴,留下未知的路给自己与后代。不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,来加拿大的初衷又是什么,实现了么,是否心甘是否放弃是否继续追寻?